首页 > 其他类型 > 大秦之开局成为白起后人 > 第一百九十章 玄翦现身

第一百九十章 玄翦现身(1/2)

目录
好书推荐: 开局获得必杀技 这个宗门全靠我 谁又在召唤我 诸天之无限职业 逃离女尊世界 打开方式错误的无限 空间之回到20年前 奥特之姬矢准 斗罗之无极 我从亮剑开始崛起

醉人而浓郁的酒肉香救不了门前快要饿死的乞求者,悲悯者的出现改变不了乞求者注定的宿命。

悲天悯人救不了世人,与其乞求别人的施舍不如自己舍弃那乞求思想,不要去找任何借口,借口不过是掩盖自己无能所用的话语罢了。

弱者死,强者生,生死的界限总是混乱不堪,秩序的混乱是世间不变的特征,这世间混乱的秩序需要有一个超越时代的人来重建,推倒七国现有秩序,打破重建,最终建立一个真正安定的伟大国家。

道家先贤老子曾言,天地不仁,以为万物为刍狗,天地在一个足够大的层面对待生灵未有丝毫区别,不偏不倚,万物生灵对其而言不过是过眼云烟,不值一提。

然世间之人总有区别,有人出生便在终点,也有人生于微末,苦苦挣扎一生也是那般。

生在终点的人不少,但他们救不了世人,能救世人者百年难遇,但毫无疑问,眼前的嬴政便是这百年难遇之人,其之雄心壮志令白泽也忍不住叹服。

世界是冰冷而残酷的,若是怨天尤人则必然无大作为,毕竟这世界总有大毅力者崛起于微末之间搅动风云,也有身份尊贵之人横空出世吹云散雾。

嬴政此行的目标韩非,便是一个能够吹云散雾之人,但他也是一个悲悯者,遇见饱受战乱的民众,他可随意扔出价值不菲的金豆子。

而嬴政、白泽两人都不是什么悲天悯人之辈,那些善举改变不了什么,也只能解决一时的燃眉之急罢了,根本无法真正解决问题。

两人不似韩非那般,一路走来,自是见过不少流离失所之人,但两人未曾帮助任何一人,两人只会彻底颠覆一切,从根本上重新构建出一个更为完善且秩序。

此举唯有大毅力之人才可为,幸而白泽、嬴政两人都身具大毅力,大志向。

两人眼光永远都是那般坚定,仿佛什么都撼动不了两人,此刻两人目光中闪烁着光芒,也不知在思索什么!

远方的新郑夜色很美,但这迷人的夜色下又隐藏着什么又有谁知晓呢?

眼下的新郑看似繁华似锦,但白泽也是看出了其隐藏在迷雾后的危机,韩国朝堂风云诡谲,不思为民而行,反倒是勾心斗角,尽是行弱己之举。

而今随着嬴政的到来更是暗流涌动,罗网、夜幕等黑暗中的杀手都蠢蠢欲动,更有秦国平阳重甲军在外虎视眈眈。

韩非的诸多举动看似挽韩国于大厦之将倾,但实则皆是无用之举,一人之力于一国而言乎微其微,若韩非掌权还好说,但其只不是一有名无实的司寇罢了,在这新郑之中的王室贵胄可都不是律法可以约束的。

新郑风云涌动,但白泽也是看出了其骨子里的脆弱,甚至一敲就碎。

韩国如今王权旁落归其根本问题不在姬无夜,不在白亦非,而在王族宗室中,韩国需要一个真正强势的王能够以绝强手段扛着一个国家前进。

一国之君从来都不仅仅代表他自己一人,其背后是代表着一群人,一群与王有着相同利益诉求的人。

一位有作为的王的身后必然有着一群甘愿为之赴汤蹈火之人,那韩王安的背后是姬无夜、白亦非等权势滔天之辈,是张开地等稳重老成却又无力改变之辈,是韩非等郁郁寡欢之辈。

如今的韩国历经百年风雨,早已繁华落尽,褪去华丽的外衣,将一丝不挂的脆弱展示在世人眼前。

………

忽而,下方却是响起韩云那浑厚的话音:“公子,他到了。”

闻言,白泽倒是一愣,缓了一下才道:“终于到了吗!”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。

目录
新书推荐: 望门男寡 女装大佬攻略手册 垮掉的一代名门后裔 渣渣都哭着求我[快穿] 老攻身患绝症[穿书] 飞来横犬 七个渣攻都觉得孩子是他的[穿书] 莫比乌斯情人 山河不夜天[穿越] 综之金手指大全
返回顶部